遗体解剖对临床治疗有何启示?法医还有细节披露

时间:2020-03-08 00:24:51 作者:admin 热度:99℃

  身着防护服的刘茜(受访者供图2月17日摄)

  中国网3月6日讯(记者郑婷云)日前,备受瞩目的首份新冠病毒肺炎逝者遗体解剖报告出炉。这份报告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教授刘良团队完成遗体解剖并观察研究的成果。“我们都希望这个工作能对临床治疗起到一定的帮助,来拯救更多的人。”刘良团队成员刘茜在接受中国网专访时表示。

  新冠肺炎遗体解剖:时间紧风险高任务重

  2月16日,全国第一例、第二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工作在武汉金银潭医院进行,刘良团队在接到通知后立刻安排人员赶往医院。身为武汉人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副教授刘茜就是其中之一。

  “在接到能做解剖消息的一两个小时后,我就提着行李冲出了家门。我没有什么担忧的想法,反而觉得很激动。”刘茜回忆说。“我们都希望这个工作能对临床治疗起到一定的帮助,来拯救更多的人。”由于此次解剖的特殊性,解剖过程中存在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的风险,团队成员要穿上防护服,戴上面罩和多层手套,这给解剖人员的身体带来巨大挑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教授刘良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不到10分钟,刘良和助手就汗如雨下,呼吸困难,眼镜护目镜看不清。据刘茜介绍,除了要做好各种防护外,团队成员还要做好各项消杀工作,避免随之产生的次生污染。

  在解剖完成后,刘良团队要对取出来的器官组织进行固定、取材、切片,做各种常规和特殊的染色处理,然后再阅片、写记录。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临床资料需要整理、分析和讨论。刘茜说:“其实法医病理鉴定就是这样,解剖只是我们的一个前期工作,之后还需要很多的专业分析,这样才能给出一份客观、全面的死亡原因鉴定。我们做的解剖是世界首例,这也为之后的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解剖提供了一些参考和经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2688775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